爱财不恋财

  一九八二年的一天,昌列寺的老住持扎子喇嘛到我所在的村里讲佛法,内容是说“金钱是万恶之源”。讲完法后,老喇嘛就叫我爷爷的名字,让他带头给寺院供养钱财。我爷爷笑眯眯地说:“上师啊!我怎么可以做这么不敬三宝的事呢?万恶之源我就自己留着吧!”老喇嘛智慧地回答:“就像废料可以让谷物丰硕,恶源的金钱用好了,也会变为功德。”我爷爷只好乖乖地供养了三千五百元钱。

  可能是因为我的修行不太好,我做不到视金钱如粪土,总是特别珍惜来到身边的一切财富,珍惜每一分钱。但我也不贪恋钱财,经常是钱财刚刚到我手上,就被我送出去了。

  二〇一〇年年初,我的书《与心对话》出版了。七月,有一笔几万块钱打到了我的账户上,这是出版社给我发的第一笔稿费。稿费到账电话刚打完,我接待了两位客人,是我的家乡马尔康的一个乡长和一个乡中学校长。他们一见到我,就希望我能帮他们的忙。

  乡长告诉我,乡中学今年有个特大喜讯,有个女孩考上了西南交通大学,是新中国六十年来乡里第一个考上全国重点大学的。大家知道这个消息后奔走相告,都特别高兴,觉得这是全乡的巨大荣耀。但女孩家里开始发愁学费哪里来。女孩的父亲是个盲人,是从外地来马尔康打工的;母亲是藏族人,也只有一只眼睛能看得见。她家里穷得叮当响,没什么能拿得出手换钱的东西,没法作抵押,也就没办法申请助学贷款。邻里乡亲给孩子凑学费,凑来凑去也只凑了四千多元,而女孩四年的学费大概要将六万元。

  这孩子非常懂事,为了不让父母为自己发愁,主动提出放弃学业,要到成都一个茶楼里打工。乡长(也是乡中学的前任校长)和校长得知这个消息后非常着急。后来不知从哪儿打听到我经常资助贫困学生上学,于是辗转到马尔康昌列寺找到了我。

  听了这个情况,我就把手头这笔刚到帐的稿费拿出来给她做了学费。后来他们还说了另外几个贫困学生也需要资助学费,我的稿费就这样分了。

  像这样的事情,在我身上发生过很多次。有弟子曾对我说:“上师,您自己是个出家人,按照宗教传统是需要别人供养的,您反倒把自己的钱拿出来资助别人。再有这些事情,您不要自己掏钱了,应该说给爱心人士,让大家去做这份功德才对啊!”我就说:“我觉得稿费用在这些贫困的孩子身上特别好,非常有意义。《与心对话》本来就是本心灵励志读物,就是鼓励大家要积极面对生活的。给出这笔稿费,孩子们不用担心学费,就能安心读书,知识会改变他们及其家庭的命运,想到这里我就非常开心了!”

  其实我身上并没有太多的钱,常常是不假思索就把钱送给别人,送得太快了,往往自己这边就出现了短缺。

  我珍惜每一分钱,但不会做守财奴。我希望把钱财都能用到该用的地方,发挥它们的最大作用。 


分享到:
猜你喜欢

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

给本文挑错 电话:4006900000保存  |  打印  |  关闭